晚飯吃了嗎的笑話精選推薦

幽默幽默爆笑笑話-魯賓遜漂流記之Web版
  有位美國記者最近做了一個Web生活實驗,并把他的親身體會撰寫出來。   給他實驗靈感的是早在1965年,美洲銀行(Bank of America)做過這  個實驗,將一張該銀行新發行的記帳卡(charge card)送給一位女秘書, 讓她只憑借這個卡生活一個月,來看看現實世界是否已經對記帳卡準備好  了。最后銀行興奮地宣布實驗取得巨大成功,這名女秘書在31天當中實實 在在地生活而沒有花一分錢現鈔。     這位記者想,現在網絡技術如此發達,無論我需要什么、無論我想做 什么、無論我計劃一周內干些什么,只要我在因特網(Internet)上,就  全部能搞掂。既然這樣,我何不也做一個類似的實驗呢?盡管他知道1965 年的那個實驗中的女秘書透露說日子過得一點都不舒服,過橋費麻煩得很,  付費電話打不了,許多以往想都不用想的事變得十分困難,但是這位記者 認為今非昔比。目前有4OOO萬美國成人是活躍的因特網用戶,這大約是美  國受教育大眾的四分之一。僅僅是1997年就有1120萬美國人在網上購買了 價值32億美元的商品,網上服務之發達完善可想而知。加上這位記者老兄  自詡他在網上邀游的本領不比別人差,平常他都是一睜開眼第一件事就是 上網,整天都不下來。他去網上買書、買CD、投資、付帳、買日用品、收  發商務及私人信函以及收集寫作素材,等等,等等,僅僅是點兩下鼠標而 已。所以他滿懷希望地為自己設計了“網上一周”的實驗--他在一個小  島上租了間房,一個人獨處,除了因特網之外不使用任何其它手段與外界 聯系。由于他信心十足。所以他輕裝上陣:手提電腦、56K調制解調器、  一張信用卡、一個牙刷、兩套內衣。就這些!他想,只要FedEx(美國一家 快遞公司)送貨上島,最糟又能糟到哪里去?   我們來看他這一周是怎么過的:星期一     傍晚到達目的地寓所。聽濤拍岸,悠然自得了一陣。舒展幾下筋骨, 馬上打開“網上美餐” (Cybermeals),鍵入自己的地址,希望有頓熱  氣騰騰的晚餐盡快送達。得到答復:“抱歉,在您的區域此時沒有任何網 上餐館顯示!”,試試另一個網址E-Meals,同樣是“抱歉”。不要驚慌,  又花上幾個鐘頭找出了隔夜投遞專線,在網上訂購了啤酒、可樂、皮薩、 奶油牛排---通通一式兩份,外加14寸超大面包圈,心中暗念了一萬句 “謝謝上帝”。     然后空腹在AOL上與太太莎若和孩子們聊天,安妮上了芭蕾舞課,愛 瑪在學校里學到了馬丁? 路德?金,戴仔(小狗)嘗試咬沙發。在那遙  遠的現實世界里,生活如常。 星期二   天水灰茫,心境灰淡。最后鬧我起床的是電腦,該死的聲音:“老板。  職業。起床,去工作,你這個懶鬼!”。接著收到今人沮喪的E-mail(電 子郵件):“您的牛排將于明日送抵(我們的服務如何)”連忙回復:“  閣下沒搞清楚。我無法再等,難道沒有任何辦法今天解決?”對方真是好 心腸, 同意破例,但是今天還是幫不上我。啤酒訂單也同樣出了問題。而  我聯系的其它餐飲店全都不祥地沉默。   下午,花了數小時力圖不去想食物。給紐約的同事、波士頓的朋友、  洛杉礬的姐姐、新澤西的弟弟、舊金山的外甥、費城的老爸大發E-mail。 同時開始我下一項安排。在大學站點上巡游,按研究方向查詢教授,輸 入E-mail提問。     還是忘不了食物,離開電腦,沖進廚房,大肆搜索。找到一只死老鼠 ,可憐的小混蛋一定是餓死的。發了陣呆,思考人和野獸有什么區別。回  到電腦前,在網上飄蕩,直到登上該島商會的網址,留下一個咆哮的請求 :“一個皮薩餅,一塊嬌嫩的里脊肉。我想吃東西。我的信用卡非常優等  。你們能幫助一個饑餓的外來客嗎?” 人夜,無甚反饋。只是與莎若和女 兒們接上頭。安妮想知道是哪種14寸的面包圈,愛瑪想知道我是不是把它  全吃完了。我:“面包圈根本沒來。我希望它明天會來。它會閃著香草的 光澤。” 莎若:“你早餐吃了什么?” 我:“哦,讓我想想,一杯清水  。” 莎若:“你午餐吃了什么?” 我:“啊,更多的水。” 莎若:“你 晚飯吃了什么?” 我:“水,到處都是……” 莎若:“DAVID!(記者的  名字)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 保持冷靜,節省體能,繼續網上工作。我還能 怎么樣?星期三   昨晚讀了網上一篇科幻小說,描述E-mail文化的恐怖幻想,自己現在  的困境恰恰在小說里寫到,很不舒服。清晨沖下樓梯去看奶油牛排,一無 所獲。FedEx的網址確認牛排今天早上已經到達附近。口水如泉涌。     中午啤酒送到了,真希望自己能為此興奮。不過我擔心捂著餓了兩天 的胃聞到那些啤酒泡沫,我可能會暈過去。這簡直荒唐得過分了,我能盤  腿大坐,與遠在澳大利亞的作家探討那篇科幻小說,卻怎么也湊不出一餐 飯。   掙扎著按計劃與波士頓的同事在網上共進午餐。網上交談了45分鐘,  他吃了一個三明治,我聽自己腹鳴如雷。FedEx的司機找不到我的房子, 他們建議我打電話提供更明確的指示。好主意,但違反了規則。我還是  把更詳細的地址鍵人電腦發出去。   晚上7點,奶油牛排送到了。啊 …… 星期四   中午14寸的面包圍到達。盯著它看了一分鐘,覺得它象發霉的馬桶。  不過,味道還可以。   蝸牛速度的電話接線、無法造訪的網址、不答復E-mail的人。所有 這些以及更多開始挫傷我。放棄了完成原計劃工作的希望。難道科技這  么發達就是要提醒我們“誰知盤中餐,粒粒皆辛苦”?是不是應該拿漂 亮的電腦去換釣魚桿、來福槍或者一桿標槍。     莎若催促我回去,但我決定再留一夜。注意力轉向如何解決最后一 餐。接受來自當地商會一個匿名者的建議,我開始向島上的餐廳酒肆發  E -mail,乞求食物,無恥地許諾為它們在全國雜志上做宣傳。但幾個小 時后,杳無音信。忽然靈機一動,那個匿名者昨天告訴我有個“小島縱  情” 〔Island Irdulgence),專司當地餐廳的外賣,并把傳真號碼告 訴了我。我的手提能發傳真,我可以很輕松的……但這會等于欺騙,不  過,會嗎?當然會。傳真基本上是電話,跟網絡沒有任何關系。但我必 須得吃東西!我開始寫傳真:“我想要份皮薩,一份大皮薩,把所有的 東西都放在上面。” 星期五     攝影師和他的助手早上趕到,很高興有了同伴,我有些笨拙地表現 好客,“有人愿來點面包圈嗎?啤酒。還是皮薩?”     是的,皮薩。昨晚送來的。我當時邊吃邊覺得有些愚蠢,要是我星 期一就想到這招該有多好。誰知道我會完成什么豐功偉業,要是我不必 擔心食物的話。     不過,我還是對勝利有點得意。那個傳真?我根本不必勞神發它。 昨天在網上沖鋒了2O分鐘發現一個faxsav.com的站點,發了個E-mail  給這個站點,它代我將傳真發出。半小時后我拿到了皮薩,名譽和純潔絲毫無損。   現在。把我從這兒弄走吧。
顯示/隱藏
幽默幽默爆笑笑話-魯賓遜漂流記之Web版
天工搜集 作者、翻譯不明     有位美國記者最近做了一個Web生活實驗,并把他的親身體會撰寫出來。     給他實驗靈感的是早在1965年,美洲銀行(Bank of America)做過這 個實驗,將一張該銀行新發行的記帳卡(charge card)送給一位女秘書, 讓她只憑借這個卡生活一個月,來看看現實世界是否已經對記帳卡準備好 了。最后銀行興奮地宣布實驗取得巨大成功,這名女秘書在31天當中實實 在在地生活而沒有花一分錢現鈔。     這位記者想,現在網絡技術如此發達,無論我需要什么、無論我想做 什么、無論我計劃一周內干些什么,只要我在因特網(Internet)上,就 全部能搞掂。既然這樣,我何不也做一個類似的實驗呢?盡管他知道1965 年的那個實驗中的女秘書透露說日子過得一點都不舒服,過橋費麻煩得很, 付費電話打不了,許多以往想都不用想的事變得十分困難,但是這位記者 認為今非昔比。目前有4OOO萬美國成人是活躍的因特網用戶,這大約是美 國受教育大眾的四分之一。僅僅是1997年就有1120萬美國人在網上購買了 價值32億美元的商品,網上服務之發達完善可想而知。加上這位記者老兄 自詡他在網上邀游的本領不比別人差,平常他都是一睜開眼第一件事就是 上網,整天都不下來。他去網上買書、買CD、投資、付帳、買日用品、收 發商務及私人信函以及收集寫作素材,等等,等等,僅僅是點兩下鼠標而 已。所以他滿懷希望地為自己設計了“網上一周”的實驗--他在一個小 島上租了間房,一個人獨處,除了因特網之外不使用任何其它手段與外界 聯系。由于他信心十足。所以他輕裝上陣:手提電腦、56K調制解調器、 一張信用卡、一個牙刷、兩套內衣。就這些!他想,只要FedEx(美國一家 快遞公司)送貨上島,最糟又能糟到哪里去?     我們來看他這一周是怎么過的:    星期一 傍晚到達目的地寓所。聽濤拍岸,悠然自得了一陣。舒展幾下筋骨, 馬上打開“網上美餐” (Cybermeals),鍵入自己的地址,希望有頓熱 氣騰騰的晚餐盡快送達。得到答復:“抱歉,在您的區域此時沒有任何網 上餐館顯示!”,試試另一個網址E-Meals,同樣是“抱歉”。不要驚慌, 又花上幾個鐘頭找出了隔夜投遞專線,在網上訂購了啤酒、可樂、皮薩、 奶油牛排---通通一式兩份,外加14寸超大面包圈,心中暗念了一萬句 “謝謝上帝”。     然后空腹在AOL上與太太莎若和孩子們聊天,安妮上了芭蕾舞課,愛 瑪在學校里學到了馬丁? 路德?金,戴仔(小狗)嘗試咬沙發。在那遙 遠的現實世界里,生活如常。   星期二 天水灰茫,心境灰淡。最后鬧我起床的是電腦,該死的聲音:“老板。 職業。起床,去工作,你這個懶鬼!”。接著收到今人沮喪的E-mail(電 子郵件):“您的牛排將于明日送抵(我們的服務如何)”連忙回復:“ 閣下沒搞清楚。我無法再等,難道沒有任何辦法今天解決?”對方真是好 心腸, 同意破例,但是今天還是幫不上我。啤酒訂單也同樣出了問題。而 我聯系的其它餐飲店全都不祥地沉默。     下午,花了數小時力圖不去想食物。給紐約的同事、波士頓的朋友、 洛杉礬的姐姐、新澤西的弟弟、舊金山的外甥、費城的老爸大發E-mail。 同時開始我下一項安排。在大學站點上巡游,按研究方向查詢教授,輸 入E-mail提問。     還是忘不了食物,離開電腦,沖進廚房,大肆搜索。找到一只死老鼠 ,可憐的小混蛋一定是餓死的。發了陣呆,思考人和野獸有什么區別。回 到電腦前,在網上飄蕩,直到登上該島商會的網址,留下一個咆哮的請求 :“一個皮薩餅,一塊嬌嫩的里脊肉。我想吃東西。我的信用卡非常優等 。你們能幫助一個饑餓的外來客嗎?” 人夜,無甚反饋。只是與莎若和女 兒們接上頭。安妮想知道是哪種14寸的 面包圈,愛瑪想知道我是不是把它 全吃完了。我:“面包圈根本沒來。我希望它明天會來。它會閃著香草的 光澤。” 莎若:“你早餐吃了什么?” 我:“哦,讓我想想,一杯清水 。” 莎若:“你午餐吃了什么?” 我:“啊,更多的水。” 莎若:“你 晚飯吃了什么?” 我:“水,到處都是……” 莎若:“DAVID!(記者的 名字)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 保持冷靜,節省體能,繼續網上工作。我還能 怎么樣?星期三     昨晚讀了網上一篇科幻小說,描述E-mail文化的恐怖幻想,自己現在 的困境恰恰在小說里寫到,很不舒服。清晨沖下樓梯去看奶油牛排,一無 所獲。FedEx的網址確認牛排今天早上已經到達附近。口水如泉涌。     中午啤酒送到了,真希望自己能為此興奮。不過我擔心捂著餓了兩天 的胃聞到那些啤酒泡沫,我可能會暈過去。這簡直荒唐得過分了,我能盤 腿大坐,與遠在澳大利亞的作家探討那篇科幻小說,卻怎么也湊不出一餐 飯。     掙扎著按計劃與波士頓的同事在網上共進午餐。網上交談了45分鐘, 他吃了一個三明治,我聽自己腹鳴如雷。FedEx的司機找不到我的房子, 他們建議我打電話提供更明確的指示。好主意,但違反了規則。我還是 把更詳細的地址鍵人電腦發出去。     晚上7點,奶油牛排送到了。啊 ……   星期四 中午14寸的面包圍到達。盯著它看了一分鐘,覺得它象發霉的馬桶。 不過,味道還可以。     蝸牛速度的電話接線、無法造訪的網址、不答復E-mail的人。所有 這些以及更多開始挫傷我。放棄了完成原計劃工作的希望。難道科技這 么發達就是要提醒我們“誰知盤中餐,粒粒皆辛苦”?是不是應該拿漂 亮的電腦去換釣魚桿、來福槍或者一桿標槍。   莎若催促我回去,但我決定再留一夜。注意力轉向如何解決最后一 餐。接受來自當地商會一個匿名者的建議,我開始向島上的餐廳酒肆發 E -mail,乞求食物,無恥地許諾為它們在全國雜志上做宣傳。但幾個小 時后,杳無音信。忽然靈機一動,那個匿名者昨天告訴我有個“小島縱 情” 〔Island Irdulgence),專司當地餐廳的外賣,并把傳真號碼告 訴了我。我的手提能發傳真,我可以很輕松的……但這會等于欺騙,不 過,會嗎?當然會。傳真基本上是電話,跟網絡沒有任何關系。但我必 須得吃東西!我開始寫傳真:“我想要份皮薩,一份大皮薩,把所有的 東西都放在上面。” 星期五   攝影師和他的助手早上趕到,很高興有了同伴,我有些笨拙地表現 好客,“有人愿來點面包圈嗎?啤酒。還是皮薩?”     是的,皮薩。昨晚送來的。我當時邊吃邊覺得有些愚蠢,要是我星 期一就想到這招該有多好。誰知道我會完成什么豐功偉業,要是我不必 擔心食物的話。     不過,我還是對勝利有點得意。那個傳真?我根本不必勞神發它。 昨天在網上沖鋒了2O分鐘發現一個faxsav.com的站點,發了個E-mail 給這個站點,它代我將傳真發出。半小時后我拿到了皮薩,名譽和純 潔絲毫無損。     現在。把我從這兒弄走吧。
顯示/隱藏
幽默幽默爆笑笑話-倒錯一下(杜甫)
  杜甫原籍襄陽。這地方偏僻,離大城市遠。杜同學由于偏科,沒考上大學。因為寫得一點詩,就自以為了不起,就去京城混。結果在園明圓與那一幫畫畫的、寫小說寫詩的裹在一起。整天被警察追遂,又被居委會的老太婆整天盯梢。混了兩年,那日子沒得說。整天沒飯吃,沒飯吃怎么辦呢?上午一般睡覺,直到中午,這樣早餐就可以免掉。中午起床洗了臉,就四處竄門,看看在哪個作家或畫家那里能碰上一頓回肉。晚飯照樣重復這種方式。
    時代不同了,詩人沒飯吃正常。杜甫去得最多的是于堅那里。有一天去混晚飯,于堅正在寫他那首《尚義街六號》①。這是一首寫詩人沒飯吃、只好混飯吃的詩。這詩是寫在一包春城煙煙盒的里層的,杜甫看了看,便拿出他自己的舊作《春望》來。對躺在床上剪指甲的于堅說,“你斧正斧正?”。于堅說,“你讀來聽一聽。”。杜甫就朗誦起來:“國破山河在,城春草木生,感時花濺淚,恨別鳥驚心……” 
  于堅也比較感動,兩個人好一陣無言。接下來于堅請杜甫到門外小館子里吃了頓成都的燉豬蹄和青椒肉絲。于堅好心相勸,你還是別寫詩了,也別在這京城混。這哪里是你的地盤呢,既然你老婆在成都,還是回你成都去。找個什么事兒做,寫什么詩呢寫!看你這人一副老實骨腸,估計開公司行騙也不行。那就找老婆的媽想想辦法,她是土生土長的成都城里人嘛,擺個煙攤、修自行車攤什么的。才是正路。要你去云南和西北貶毒,去安徽貶女人,或者開妓院,去海南搞走私車,看你這樣兒也不行!但這世界并沒有更多的路讓你選。你不能一輩子混飯吃下去呀!
  你再也別盲目自信了。以為是詩人。你的正式名命應該是“盲流”。派出所隔三差五就要喊你去坐坐。用警棍和拳頭安慰你的身體,你其實也算不上這個國家的公民,你只能算“盲流”。
  杜甫聽了,眼淚牽成兩條線往下流。但還是聽了于堅的話。是夜乘一輛慢車回成都,列車甚擠,他開始睡在貨賀上,上廁所時位子被人占了,他就爬到坐椅下的地面去睡。這時候,有人聽見他口中喃喃,模糊不清的聲音,混雜著流淚的聲音、抽泣的聲音:  “讓我回唐朝去吧,讓我回唐朝去吧。日他個娘喲!”
  注:①當代詩人于堅作品。敘述了詩人的荒誕處境。
顯示/隱藏
家庭幽默爆笑笑話-媽媽總是知道
  約翰邀請媽媽來吃晚飯,飯桌上,媽媽一再注意到與約翰同住的女室友朱莉非常漂亮,而且覺得二人的眼神交流也非同尋常,她十分懷疑二人的關系是否真地僅限于室友。約翰發現了媽媽的想法,于是主動跟媽媽挑明,“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喔,不過我可以想你保證,朱莉和我是純純粹粹的室友,絕對沒別的。”     一周后,朱莉跑來跟約翰說:“自打你媽媽來吃過晚飯后,我就一直找不到我那把銀質的餐勺。你覺得會不會是她拿走了?”     約翰說:“不知道呀,不過,別擔心,讓我來處理這件事吧。”     所以他給媽媽寫了下面這封信:     親愛的媽媽,我不會說您從我這里‘拿’了一把銀質餐勺,我也不會說您‘沒拿’一把銀質餐勺。不過有一件事大家都注意到了,那就是自從您在這邊吃了晚飯后,有一樣東西不見了。     愛你的,約翰     幾天后,媽媽的回信來了:     親愛的兒子,我不會說你和朱莉‘睡’在一塊兒,我也不會說你和朱莉‘沒睡’在一塊兒。不過有一件事大家都注意到了,那就是如果她的確是睡在自己床上的話,她早就會發現那把銀質餐勺了。     愛你的,媽媽
顯示/隱藏
家庭幽默爆笑笑話-媽媽總是知道
  約翰邀請媽媽來吃晚飯,飯桌上,媽媽一再注意到與約翰同住的女室友朱莉非常漂亮,而且覺得二人的眼神交流也非同尋常,她十分懷疑二人的關系是否真地僅限于室友。約翰發現了媽媽的想法,于是主動跟媽媽挑明,“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喔,不過我可以想你保證,朱莉和我是純純粹粹的室友,絕對沒別的。”     一周后,朱莉跑來跟約翰說:“自打你媽媽來吃過晚飯后,我就一直找不到我那把銀質的餐勺。你覺得會不會是她拿走了?”     約翰說:“不知道呀,不過,別擔心,讓我來處理這件事吧。”     所以他給媽媽寫了下面這封信:     親愛的媽媽,我不會說您從我這里‘拿’了一把銀質餐勺,我也不會說您‘沒拿’一把銀質餐勺。不過有一件事大家都注意到了,那就是自從您在這邊吃了晚飯后,有一樣東西不見了。     愛你的,約翰    幾天后,媽媽的回信來了:     親愛的兒子,我不會說你和朱莉‘睡’在一塊兒,我也不會說你和朱莉‘沒睡’在一塊兒。不過有一件事大家都注意到了,那就是如果她的確是睡在自己床上的話,她早就會發現那把銀質餐勺了。     愛你的,媽媽
顯示/隱藏
節日祝福語|結婚紀念賀詞|給老師的祝福語
114查詢網 2008-2019 Copyright@ http://ahghtz.cn all rights reserved